今天是

 

辐射事故应急,人海战术能行?

 时间:2014-12-08 05:09:11来源:中国型煤网责任编辑:赵瑞
  摘要: 图为工作人员在日常演练中利用机器人抓取放射性废物。 杜炳贵摄  ◆本报见习记者唐斐婷  今年5月,南京放射源丢失事件一度成为舆论焦点。一枚黄豆大小的放射源铱-192的擒获,最终依赖的还是人海战术:由

图为工作人员在日常演练中利用机器人抓取放射性废物。
杜炳贵摄

  ◆本报见习记者唐斐婷

  今年5月,南京放射源丢失事件一度成为舆论焦点。一枚黄豆大小的放射源铱-192的擒获,最终依赖的还是人海战术:由工作人员穿上防辐射服去挖放射源,每个人工作两到三分钟,然后立刻回来撤到安全地带(100米外),由下一个人再下去进行车轮战。到了第10个人的时候,才把放射源给挖出来。虽然事故处置很成功且未有人受辐射损伤,但整个过程却让人心有余悸。

  随着放射源应用范围的加大,面对数量不断增多的放射源,如何应对各类突发的核与辐射突发事件?各地区及相关企业辐射事故应急能力是否跟得上?有关部门将如何对放射源进行更健全的监管?

  值得关注的是,为了检验地方核与辐射应急能力,环境保护部(国家核安全局)今年在全国范围内举行了6次辐射事故应急演习,同样发现了辐射事故应急准备工作中的一些不足之处。

  对此,环境保护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应急部主任岳会国表示,应急响应过程中技术研判不足,应急工作常态化的不足,放射源的搜寻与收贮手段还比较落后等是目前各地区普遍存在的问题,仍有待进一步解决。

  基层力量尚须加强

  核企参与仍待时日

  “今年举办的6次演习强调观摩性和示范性的效果,但也反映出我国核与辐射应急管理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岳会国指出,“目前国家核安全局的核应急监督管理能力,特别是监管力量的人员配备,与欧美核电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较远。”

  陕西省核安全总工程师、省核安全局局长樊少文也道出了眼下的困难。“目前地市这一块儿的应急力量太薄弱,这有历史原因。核与辐射应急这一块儿的工作是2003年才转入环保部门的,因此基础工作本身就比较薄弱,有些机构本身规模很小,没有专业能力设专职应急救援力量。”

  而对于普遍采用的人力搜寻与收贮放射源的方式,岳会国表示,目前比较先进的技术手段是采用机器人系统,而在我国,除了北京市以外,其他地区尚未配置这一系统。

  樊少文表示,由于辐射应急工作的技术含量较高,没有专业的技术手段难以处置,地市一级发生事故时,主要还得依靠省级技术力量支援。

  “最好是各大区能建立一套机器人系统,但是目前经费是一个难题。此外,有些地方省市意识不强、业务能力不强也是需要亟待提升的。”同时,岳会国指出,核电集团的核应急响应能力也处于刚刚起步阶段,还有很多有待提升的空间,没有形成专业化的国家层面上的互为掎角之势的应急响应和协调支援能力。

  企业培训不可忽视

  主体责任急需落实

  南京放射源丢失事件引发了人们对放射源企业的担忧,也折射出放射源企业对一线操作员工应急能力培训的重要性。

  在我国,尽管地方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对放射源企业有监督管理作用,但在日常的工作中,企业相关人员的安全意识仍然起着关键性作用。

  “加强企业一线人员的应急培训是非常重要的,但培训的重点不应只是技术层面的,应当是全面的。从提升核安全文化素养出发才是刻不容缓的。”岳会国说。

  同时,岳会国指出,强调全员培训和高层培训也至关重要。

  “国家核安全局对培训有严格要求,但有的企业把国家核安全局的培训,特别是应急培训当成了负担,应付了事,特别是对企业的高层人员,每每拿各种理由拒绝参加相关的培训,事故应对意识不强,应急意识淡漠,这是非常要命的。”岳会国担忧地说。

  他进一步指出,从前过多地强调一线工作人员的培训,恰恰忽略了企业高层的培训,这是真正的事故源头。因为企业高层往往是事故应急中的决策者,因此也起着关键性作用。只有机制理顺,上行下效,培训才能真正到位,否则就是为了培训而培训,反而让培训掩盖了很多实质问题。

  对此,江苏省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管理局局长陆继根表示,落实放射源企业的安全第一责任的确非常关键。

  “今年的7月和8月,江苏省分两批对省管重点48家企业法人进行了核安全文化的宣贯培训,签订辐射安全责任书。明年我们计划对省管的所有企业和市管重点企业相关法人也做这样的培训,彻底落实企业辐射安全第一责任。”陆继根说。

  社会资源仍须调动

  专业救援不可或缺

  尽管从国家层面来说,应急演习反映的问题依然有待宏观层面的部署与解决,但从地方来看,对事故与演练的反思与一些更为具体的解决之道正在筹谋与进行之中。

  “目前对于辐射单位相对较多的西安市、渭南市和商洛市,环境保护部(国家核安全局)和陕西省财政拿出了一批专项资金,帮助他们建设应急监测平台,购置应急车辆和设备,等车辆到位以后就基本可以武装起来了。” 樊少文告诉记者。

  樊少文表示,下一步陕西省准备依托有条件的企业建立专业性的辐射事故应急抢险救援队伍,配备必要的现代化设备(比如机器人系统)和专业人员等,以便发生重特大事故时可以进行专业救援,尽可能地减少对相关抢险人员的伤害。

  而在陆继根看来,目前的辐射事故应急准备对社会资源力量的利用还不到位。

  “我们应该利用社会化的力量来组建专业救援队伍,比如企业本身的救援力量。下一步江苏也会让企业人员参与到辐射事故应急中,比如目前正在考虑生产制造伽马探伤设备的企业,其他像辐照生产企业、同位素生产销售企业等,将来都会考虑让他们共同加入到应急救援小组的组建工作中来。”陆继根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