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林州市姚村镇:赔偿未果 强行施工 村民反被拘

 时间:2019-05-06 12:50:18来源:中国民生播报网责任编辑:赵瑞
  摘要: 荒山顾名思义就是指未开垦过或者开发过的山,荒山土地干旱贫瘠,出钱承包荒山,花钱绿化荒山,原本是一件好事,可是,家住河南省林州市姚村镇寨底村的徐先生承包了一座荒山,现在却成了闹心事。  2019年河南...
 荒山顾名思义就是指未开垦过或者开发过的山,荒山土地干旱贫瘠,出钱承包荒山,花钱绿化荒山,原本是一件好事,可是,家住河南省林州市姚村镇寨底村的徐先生承包了一座荒山,现在却成了闹心事。
 
  2019年河南省林州市政府规划,在姚村镇寨底村西坡进行游客服务中心道路改造,因道路需占用本村村民徐成岗承包的村集体的荒坡,在一分钱的赔偿还未拿到的情况下, 29亩杂树、果树等被全部铲除。徐成岗父亲前去阻拦施工,反被行政拘留7日。时至今日,辛辛苦苦灌溉的树木,却被告知归村集体所有。
\
  徐成岗及其父亲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经过:2012年3月,徐成岗与寨底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承包55亩荒坡的租赁协议,承包期五十年,租赁费用一次性交清,至今已有七年。这七年间,徐成岗跟父母在荒坡种植杂树、果树、修建水窖、修水渠、修水库等,使得荒坡彻底变了样。
 
  2019年,林州市游客服务中心道路改造,正好涉及徐成岗所租赁的29亩荒坡,年初拆迁办来找徐成岗父亲商谈赔偿事宜,说要征用此地,每亩按照杂树110棵赔偿,每棵80元,其余果树及附属设施另行计算。3月18号,赔偿事宜还没谈好,河南省中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就派施工队清理场地,姚村镇派出所指导员景广庆(音似)带着派出所的同志,看护着徐成岗的父母,眼睁睁的看着施工队6个勾机把几十亩的树木给毁掉、铲除。
\
 
  3月27号施工队来施工,徐成岗父亲前去阻止,项目部施工方报警,姚村镇派出所来了俩民警,施工方叫嚣道我们是政府工程,经派出所向寨底村村支书常富民了解,徐成岗确实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在派出所的干预下,施工队当时离场,没有施工。
 
  3月29号施工队又来了,这一次徐成岗父母前去阻拦,没一会姚村镇派出所指导员景广庆(音似)到达现场,把徐成岗父亲叫到警车上,徐成岗母亲被人从现场拖出来,并往其眼睛上喷辣椒水,使其睁不开眼,衣服都被扯坏。随后,徐成岗父亲被带回派出所,派出所指导员景广庆(音似)以阻拦单位施工为由,行政拘留七日,并处五百元罚款。
\
 
  徐成岗说:姚村镇派出所景广庆(音似)到底是为政府工作还是为施工队工作?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施工队服务?我们的树木被毁,他们出警一句话不说,施工队的这种情况不算蓄意破坏他人财物吗?我们的财物被人损坏,我父亲前去阻拦,我父亲反而错了?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破坏?我们的利益谁又来保障?我父亲出来后,镇政府片区区长王建军(音似)及村支书常富民找我父亲商谈,提出只能在剩余租金上面给予相应的赔偿,我跟父母辛苦种植、维护、浇灌的杂木都归村里所有,杂树不给予赔偿。镇政府及村委会都众口一词,不承认杂树归我们所有。当初签订的租赁协议,上面写明由我们自主经营,所建设的设施及附属物归我们所有,若涉及国家或集体规划调整,对我们做出赔偿后,协议终止。现在看到要赔偿了,反而出尔反尔,欺压我们小老百姓。这还是我们相信的政府吗?还是一个法治的社会吗?法律就是政府拿来欺压我们小老百姓的吗?他们这种行为跟黑恶势力有何分别?
 
  近日,记者来到林州市姚村镇人民政府了解情况,办公室安排吴元强主任向记者解释说明,吴元强主任说:当时徐成岗的承包荒山协议上写明承包用途为修建水库及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开发,禁止炸山采石和其他的经营,但是徐成岗并没有进行开发旅游,反而采了不少的石头,有时候我们基层工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弄了就弄了。关于赔偿,土地是集体土地,赔偿是补偿集体,不是赔偿他个人,第一树不是他的,第二土地不是他的,第三这是河南省重点项目,国家5A景区大行大峡谷的一条旅游通道,建设时候需要征地,合同上也写明了,在进行公益性项目征地的时候,无条件服从。严格按照合同法来说,对于征地的剩余部分,我们退还租金就行。但是我们为了让老百姓得到实惠,我们可以给他多一点,给予三到五倍的补偿,但是徐成岗不同意。我们林州市征收办的征收标准比较低,我们可以适当的给他提高标准,但是徐成岗狮子大开口,满足不了他的要求。我们可以给他让利,但是我们不能违法,我们如果把土地补偿款以及树木赔偿给他,我们哪怕给一点点,我们也是违法的。我们能赔偿他的也就是地上附属物及土地承包未到期的承包款。
 
  徐成岗父亲说:当初我们修建水库的时候,挖出来的石头,除去修建水库使用的,还剩余了一万多方,我们这就算是采石了?非法采石是违法的,为什么当时不对我们做出处罚?没有对我们赔偿,就毁坏了我们种植、浇灌、维护的树木,我阻拦施工都被拘留了,采石这么严重的事,都触犯法律了,为什么没有对我处罚?我们承包的这7年间修水渠、修水窖对所有的树木灌溉、维护,山上的树木都是我们辛辛苦苦的经营所得,为什么不对我们做出赔偿?怎么现在树就不是我们的了?
 
  至今,徐成岗及其父母还是未拿到一分钱的赔偿,几年来努力辛苦的劳作,到最后的成果竟然不归自己所有,出钱承包荒山,花时间、精力来经营绿化荒山,原本是一件好事,可现在看着几年来的辛苦化为乌有,徐成岗一家人真的是有苦难言。
 
  对此事件,本报将继续关注!
http://news.zgmsbb.org/chinese/archives_do.php?aid=271363&dopost=view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