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人命关天:河北承德中医院疑因麻醉事故致产妇死亡

 时间:2019-07-09 10:59:28来源:新生活网责任编辑:赵瑞
  摘要:【摘要】 (左张金侠入产房前 右新生儿邢某某)十月怀胎,孕育生命,母子未曾谋面,便已阴阳相隔。近日,河北承德市居民邢永鑫向本编辑部反映:承德市...(左张金侠入产房前 右新生儿邢某某)十月怀胎,孕育生命,...

【摘要】 (左张金侠入产房前 右新生儿邢某某)十月怀胎,孕育生命,母子未曾谋面,便已阴阳相隔。近日,河北承德市居民邢永鑫向本编辑部反映:承德市...

\

(左张金侠入产房前 右新生儿邢某某)

十月怀胎,孕育生命,母子未曾谋面,便已阴阳相隔。近日,河北承德市居民邢永鑫向本编辑部反映:承德市中医院在为产妇进行剖宫产手术时发生了一起疑似麻药过量导致产妇内脏、呼吸器官麻痹,最后呼吸衰竭造成死亡的惨剧。

据了解,死亡产妇张金侠是河北承德人,刚刚37岁,生前是一个性格开朗、富有爱心的善良好人,曾于2013年开始资助承德市丰宁县选将营中学三名贫困学生至今。

2019年4月15日,即将临盆的张金侠来到承德市中医院待产,检查报告显示各项指标均为正常值。4月16日下午1时许,由主任医师张艳平主刀,护士长李晶晶陪护为张金侠做剖宫产手术。

\

(河北省承德市中医院大门及各种牌照)

术前的张金侠精神状态很好,为迎接新生儿,她还录下一段纪念视频,视频中张金侠说:“亲爱的伙伴们,我即将进入产房,我暂时先离开工作岗位,但是我的心是和大家在一起的!”可谁也想不到这个视频成为张金侠留给家人、亲朋和同事最后的影像。

据张金侠丈夫邢永鑫讲:当时爱人张金侠遵循医嘱按时进入产房,下午1点46分护士将宝宝抱出,家人、亲戚朋友都沉浸在幸福喜悦中,但是爱人张金侠却迟迟没能从产房出来。下午2点左右,产房中突然慌乱起来,大夫、护士均神色紧张。没过多久,医生拿出一张单子让邢永鑫签字,并且说道:“告诉你个不太好的消息,病人现在昏迷,情况不太好,正在进行抢救,需要你的签字。”

为查昏迷原因,张金侠被医护人员从三楼转移到一楼CT室,当时人手不够,医生叫来家属帮忙。邢永鑫讲:“当我见到张金侠时,她瞳孔扩大、脸色煞白、全身大汗,我问医生这是怎么回事?护士告诉我术中昏迷,原因待查,已经请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专家过来会诊了。”

拍完CT后,张金侠被直接推进ICU重症监护室,直到下午5点邢永鑫才被允许进入看望张金侠。随后,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专家及中医院主任医师张艳平对邢永鑫说:“病人突发意识丧失,原因不明,疑似羊水栓塞,建议马上转到附属医院,这儿比不上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条件,但是中途会有一定的风险,尽快做出决定。”

在场医生、护士也七嘴八舌的讲:“转吧!快转吧!病人耽误不得。”此时已经六神无主的邢永鑫只能听从大夫安排。

当天下午6点25分,昏迷中的张金侠被送到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后又由南区产科转入南区重症科室。该院大夫对意识丧失伴随着抽搐了5个小时的张金侠重新检查,急查血常规、凝血功能、血气分析等,经查各项指标大致正常,但患者仍意识丧失伴随抽搐。

4月20日,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主治医师谢艳秋建议尽快转往北京天坛医院。出院诊断:意识障碍原因待查:羊水栓塞?颅内静脉窦血栓形成?

在北京天坛医院治疗两天后,2019年4月22日天坛医院的主任医师、主治医师建议邢永鑫将病人张金侠转回原医院。

\

(左承德中医院副院长高丽华、医生 右安保主任)

4月22日下午6点,张金侠被拉到承德市中医院。然而令人诧异的是急诊护士询问完病人名字,听到“张金侠”三个字后没有立即安置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病人,反而说“等一会儿,我请示一下领导。”

邢永鑫说:急诊护士请示完后,承德市中医院副院长高丽华带着产科主任、安保处主任等多人赶了过来,护士长李晶晶不断提醒高丽华“这个病人不能收,不能收!”。而来的几个领导并未关心病人的情况,却拿着手机不断拨打、接听电话约40分钟左右。

天坛医院跟随救护车过来的主治医师实在看不过去,训斥急诊护士连急救常识都不懂,应该先救人!但是承德市中医院的医护人员依旧无动于衷。情急之下,邢永鑫的姐姐要给高丽华院长下跪作揖,连声哀求:“求求你们了,医者父母心,快救救我的弟媳吧!”

因为医院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高丽华副院长担心影响不好,这才松口“进去吧!”接下来,承德市中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对张金侠的治疗中一直存在消极情绪,他们向家属讨要天坛医院、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治疗方案及用药记录,照葫芦画瓢敷衍了事。

2019年4月25日凌晨1点05分,承德市中医院宣告张金侠死亡,但未明确告知家属张金侠的昏迷原因及死亡原因。

邢永鑫回忆:2019年4月23日,家属要求复印剖宫产手术病例记录、用药包装及术中视频。承德市中医院方称:没有手术视频、药品包装也已经当垃圾扔掉、病例正在整理。直到一天后家属才拿到病历。

后来,邢永鑫想起当初在天坛医院抢救时,无意中听到医师私下交谈:“这就是典型的麻醉意外,当成羊水栓塞,误诊误治,都是小地方治不了了才来这儿的,每年都要见七八十例。”邢永鑫当时因为情况紧急又不懂医术,只知道按照医生专家交代的去做,也没当作一回事儿,现在一分析才让他越来越怀疑妻子的死亡与医疗事故有关。

邢永鑫说:“在爱人去世后,也有朋友谈起2018年有一个20多岁的姑娘在承德中医院做流产手术,也是因为麻药过量最后人没了,当时闹得挺厉害的,所以这更加深了他的怀疑。”

邢永鑫质疑:“三甲医院为什么没有手术视频?术后一个礼拜病历为什么整理不好?产房用药怎么会没有记录?”于是,他开始着手查询真相,仔细回忆整个事件发生过程,请朋友帮忙一起研究病例、查阅资料、咨询专家,最后,一位业内人士依据承德中医院提供的病例给他写了一份分析说明:

一、不支持羊水栓塞的理由:

1、从小孩剖出时间、产妇清醒时间、意识言语及当时的病例描述,症状分析不符合羊水栓塞的发病症状、体征、病症时间。

2、从临床病灶化验报告单不符合羊水栓塞的病理结果,特别是血小板的化验只是正常的,没查当时的出凝血时间。

3、院方诊断羊水栓塞没有临床症状、体征,发病过程的支持。(羊水栓塞是有特有的发病过程和体征的)

二、分析为麻醉意外:

1、目前剖腹产惯用的麻醉方法是腰麻。简单、麻醉时间够用,不可能在加硬膜化。

2、腰的致命危险意外就是麻醉过高超过胸口,病人就会出现呼吸肌麻痹,呼吸困难、缺氧、昏迷、血压下降相继出现脑水肿,再加上小孩剖出后腹压下降,腹内血管扩张,失血,导致全身回血量减少,有效循环血量不足,持续性休克,脑水肿,多脏器功能衰竭致人死亡。

三、承德中医院存在问题:

1、隐瞒病例,修改病例,本是麻醉意外,院方为逃避责任硬往羊水栓塞、意外并发症上靠拢,延误最佳的抢救时间,推卸责任、逃避责任、草菅人命。

2、由于麻醉意外抢救不得力误诊、误治,致使产妇死亡,应负完全责任,赔偿后附带追究当事医生刑事责任。

邢永鑫拿到这份病例分析后,到承德市中医院质问。副院长高丽华却依然一口咬定;“病人意识丧失,原因不明,疑似羊水栓塞?”

那么,副院长高丽华、主刀医生张艳平、护士长李晶晶等院方领导对待转院回来的张金侠为什么极尽冷漠和推诿?他们是心虚了怕什么?还是刻意隐瞒什么?

如今,张金侠的尸体还躺在冷冰冰的太平间里,家人痛不欲生,孩子嗷嗷待哺。
文章来源:http://www.shxb.net/news/guonei/2019/0709/32393.html